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迷恋女上司的脚-迷恋女上司的脚
2005年中下旬,我到Maryma Design时尚女装公司求职的时候,第一次见到马燕利,当时我30岁,她比我大两岁。过去18岁成人,现在28才算成熟,所以这时候的马燕利可以用成品女人来形容,马燕利被称为中国第一名模,出生于河南省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。她从运动员到T型台,成为1995年上海国际模特大赛冠军。马燕利似乎天生就是为模特行业而生的:1米78的身材,典雅的东方气质中透着迷人的现代气息。


  她是中国第一位国际模特大赛的冠军,也是中国模特创建时装品牌第一人。


  马燕利作为」MarymaSERIES」品牌的董事长坐在招聘席,而我是应征做她的助理。


  名模的光环已经让我崇拜,更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她的美丽,在生活里她更是大美女。很难用文字来形容她的美貌,特别是那种清高优雅的贵族气质,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我只能用我看到她时的感受来形容她的美丽和高贵。


  我看到她的第一眼,就象看到了耀眼的光芒,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神,她的嘴角散发出一种迷人高贵,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想跪在她脚下,如僧侣朝拜神佛,恨不得立即跪下去匍匐在她的脚前,变成一只狗。她美丽的容貌、健康的皮肤、高挑的身材,典雅的气质,让人觉得只应天上有,或许她真的就是下凡的仙女,比美丽还要美丽的女神。


  我的脑再也抹不去她的身影,每天上班最大的动力,就是能不能见到马燕利,每看她一眼都会让我感到无比幸福快乐。对马燕利的崇拜,使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冲动,渴望着能冲到马燕利的面前,跪下去亲吻她的双脚和高跟鞋。


  记得第一天上班我拿了文件站在马燕利的办公室门前,心都到了嗓子眼上,两腿发软、双手发颤,仿佛拜见心中的女王。


  「进来 。」是马燕利的声音低沉带着磁性。我颤动着腿脚进了马燕利的办公室,双手呈上了文件,头没敢抬,两只眼睛却直直地看着马燕利穿高跟鞋的脚,简直太美。


  过了许久「你叫什么?」马燕利问我,一边查看合同内容。


  「我叫马建斌,和董事长同姓。哦————-对不起,我不应该跟您同姓,我不是故意的,请您……」马燕利笑了抬起头来,打断了我的话。「呵呵,你倒是想故意,这是故意的问题吗?你以为我是皇帝,不许别人和我同姓?」「哦,嘿嘿,我也不知道我说什么呢。」我很尴尬地笑着,低头不敢看她。


  自从马燕利让我给她当助理的那一刻起,我就从心里认定了她是我的女神,和别的同事不一样,我每次都是喊她madam,她就笑笑说,」我这又不是香港警察署。」后来我一直没有改口,她也就习惯了,说,「总比叫董事长,或者叫马姐,把我叫老了,反正我姓马,就当是英文名了。」其实我心里则称她为『妈妈』,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,我有时也含糊其词地叫她「妈dam」。


  不过这么称呼她,让人,或者是让她,觉得我很忠心。我也有更多机会服务她。刚开始,我只是为马燕利做一些最基本的工作,比如递送文件、整理办公桌、清洁一下办公室的卫生等。后来开始跟着她出席各种活动,甚至司机生病了,还为她两岁的女儿开车接送。不过她作为一位名女人,和我没有什么互动。我每次把文件送给她时,都是双脚并拢、双膝微曲、双手捧着文件,脸上则是极其恭敬的微笑。可是在这时她连看都不看我一眼,我有时会感到很委屈,但心里还是很满足的,因为不管怎样,我灵魂深处对她的崇拜得到了展示的机会,无论她是否看到了,我都在向她奉献着我的敬慕。


  她的办公室里陈设很简单,除了有一个3、4平方米的卫生间外,还有一张大写字台、一把她坐的老板椅。另外,有一张牛皮的三人休闲沙发,是唯一的奢侈品,这是她有时中午躺着休息用的。


  相处久了,才发现她的脾气很不稳定,大概是生活工作压力都很大。有时候很平静,有时候很暴躁,不过对其他同事却一直隐藏的很好,尤其对技术人员,设计师和打板师一点领导的架子都没有。也许是她不用太多和别人打交道,也许是因为我是她的助理有更多时间接触,也许是我的谦卑,引发了她的某种反应。


  我做的服装搭配首饰资料错了很多项,她看了很不满意,对我大发雷霆。她看我头低了下去,又用文件从下往上」啪」得一声打在我的脸上,把文件往地下一扔,说:「拿去重新对照,下班前要做好!」一天中午吃饭前,她又叫我了:「建斌,建斌!」我听到她的喊声,急步走进她的办公室,「下午开会都通知了吗?」她问。我心头一惊,回答:「好象……还、还有两个设计师没通知到,他们出去有事。」「啪!」地一声,她的拍在桌子上,「你是怎么搞的,这点小事都办不好。」我一句话都没敢说地退出了她的办公室,回到外间打电话。很快,电话打通了,所有参加会议的人员已全部通知到了,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来到她的办公桌前,轻声报告:「madam,下午开会的人员全部通知好了,请您放心。我下次一定不再犯错误了,请您原谅。」她头也没抬地」嗯」了一声,然后起身离开办公室,理都没理我便去吃午饭了。我呆呆地站在她的办公桌前,不知所措。过了片刻,我向桌边挪动了两步,在她的椅子前慢慢地跪了下去,默默地在心中向她请罪,请求她的责罚。我一动不动地跪在她的椅子旁,自己惩罚自己,以此来向她谢罪。转眼10分钟了,没想到她忘了带手机,中途回来,身后传来了她回来的脚步声,我赶忙从地上站起来,但是因为跪的时间长了,膝盖发麻,一时没能站直,手便扶在她办公桌的角上,支撑着身体。


  「你在干什么?」不知她是否看到了我跪在她的椅子前,听口气她似乎已经不生气了「你怎么不去吃饭?」我低声下气地回答:「谢谢madam的关心,你对我一直很好,今天是我不应该,下次一定会了,请您惩罚我吧!」她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,温和地说:「你也不用这么夸张,老大不小了,还这么胆小,知道错了就好,以后工作要认真,不能拖拖拉拉的。让我惩罚阿,那就罚你今天不许吃饭。」她笑起来。她是开玩笑,我真的没有吃饭她摆摆手说:「好了好了,我要休息了。」 马燕利只要上班的时候,都会在办公室中午小睡一会,随身携带面膜,做一个美容觉。


  听她说要休息了,我灵机一动,极殷勤地从一旁的柜子中为她拿出枕头和毛巾被,先放好枕头伺候她在皮沙发上躺好,再轻轻地为她盖上毛巾被,她脸上已经带好了面膜,她穿着高跟鞋的两只脚翘在沙发另一端的扶手上,她实在是太高了,我这也是第一次服侍她午睡,看我这么殷勤的伺候,她都欣然接受了,不过我不敢冒然去脱她的高跟鞋,便试探着问:「madam,您的鞋……?」马燕利喜欢穿靴子,但是只要在公司,就一定是一身合体的黑色套装裤子,小西服,下面一双超高根船鞋。


  「啊??鞋,帮我脱了。」


  「是,madam!」我兴奋地应道,并在她翘脚的沙发的一端跪下,慢慢地恭恭敬敬地一只一只地从她脚上脱下高跟鞋。


  她盖着面膜闭上眼说:「帮我把门关上,你就出去吧。」「是,madam。」我这次是有意混淆了「madam」与「mamu」的区别,依依不舍地退出了她的办公室,并按她的吩咐随手关好了门。从此,我的工作便增加了一项内容,侍候她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午休。


  一天天地过去了,一个星期总有几天,我在公司伺候她午休,却一直更一步的发展。


  终于,机会来了。午饭后我服侍她在沙发上躺好,为她脱下高跟鞋放在沙发前,正要退出她的办公室,她把我叫住了:「我在等一个北京来的传真,你不要离开,看着传真机,如果来了就马上叫醒我。」我按照她的吩咐站在传真机旁守候着,眼睛则偷偷地向她看去,只在童话中才有的」睡美人」出现在我的眼前,不过是巨型芭比,名模的身高,我不知为什么对这样高大,却女人味十足的女人这么着迷。一条轻薄柔软的毛巾被映衬着她优美的身段,起伏跌宕的曲线,勾画出的是成熟女人磁石般的性感魅力。她脸上带着面膜,陷入沉沉的梦中。


 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兴奋的情绪,面向横躺在沙发中的她,慢慢地跪了下去。


  室内静极了,我屏住呼吸悄然地跪着,不久便听到了她均匀的轻鼾。我的胆子有点壮了,两只手向前扒在地上,四肢交错着缓缓向她爬去。我终于爬到了她的脚下,抬起头将鼻子向她的秀足凑去。怕惊醒了她,我的鼻子嘴不敢碰到她的脚,她的脚有40码,越靠近越能感到自己的渺小,和崇拜。可能是我鼻子中呼出的热气使她感到不适,她的脚轻轻动了一下,我赶紧把头缩下来。下面是她的高跟鞋,忍不住伸出舌头,在鞋坑里痴迷地舔着,因为她曾用脚跟踩在这里!这时,传真机响了,我飞快地回到传真机旁,北京的传真来了。我收好传真,看看她还没醒,又悄悄地爬到她的身边。我仍然跪着,手捧着传真纸在她的耳旁轻声地叫:「madam,madam??」她的头动了动,含糊地说:「什么事,是北京的传真来了吗?」我回答:「madam,是的。」她拉掉面膜,一弯胳膊,从我手上拿过传真,急速地看了一遍,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,一甩手把传真纸丢给我,再一蜷身便从沙发上坐了起来。我慌忙用手接住了传真纸,却还呆跪在她坐的沙发前。她显得很兴奋,看着我说:「你傻乎乎地跪在那儿干嘛?


  起来,准备明天跟我到上海。」我连连点头,但并没立即站起来,而是先跪着把她的高跟鞋拿来放在她的脚边,当然,我很想为她穿上,可是怕冒犯了她我还不敢太过殷勤。她对我的行为并未在意,把脚一伸,顺势便穿进鞋里,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去打电话了。我也很知趣地爬起来退出了她的办公室。


  【完】

友情链接:欧美一级片_欧美一级aa片_欧美一级aa无码大片

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网站地图